本土文學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休閑應城>本土文學

尋訪石頭嘴

2019年05月22日 瀏覽量: 來源: 作者: 余建國

尋訪石頭嘴

文/余建國

遠古應城的先民們逐水而居,踞水而興,聚集成村,自然形成了許多古村名集,留存至今。有河必有河嘴,這河湖滋潤的綠洲,是農耕時代居民們打漁耕種、賴以生存之所在。或許是為了感恩河口湖嘴豐腴的滋養,也或許只是稱呼起來方便,很多地名都與河嘴相關。但是,石頭嘴的來由卻有著一段很多人不知道的傳說故事。

我生長在龍賽湖畔,從小在聆聽長輩們講故事的氛圍中長大。尤其是本灣一位鄉賢老者講述的石頭嘴來由,讓我一直記憶猶新。由于讀書就業的原因,石頭嘴雖然離我家很近,但一直沒有去探個究竟,始終是一個未解的謎。

一個周末,我懷著追尋千年往事的心情,邀約市政協文史委主任魯社新一同前往義和鎮張萬村石頭嘴訪古解謎。

秋日的下午,熱浪拂面,汽車在雷義公路上急駛,密布的村莊一晃而過,掠過我的眼簾,帶著我的思緒飛向了縈懷已久的地方。

石頭嘴隸屬現在的張萬村,位于義和鎮李集東邊,龍賽湖西邊,張萬大壩西端。張萬村是一個不足千人的小村,220戶人家,5個自然灣,國土面積1.36平方公里,以水稻種植為主。走進村莊,到處是熱火朝天的建設場景:機器轟鳴,人聲鼎沸,蝦稻共生田地改造、藥材基地建設、農田水利建設、村級道路維修等,呈現出一派新農村建設繁忙的景象。

走進張灣組,邀來幾位長者坐談詢問,老人們談興很濃。據他們講,李集一帶連通大漢江大武漢,是應城很有名氣的水運碼頭。相傳很早以前,設置縣城有幾個候選地,李集是其中候選地之一。現推測候選理由,其一是水運便利,其二是權貴富商較多。當時李集一帶的富商和百姓們置城情緒高漲,從水上運回了大量的石頭、木料等建城材料,堆放在張萬村一帶,高高壘起的石頭堆成了一座座石頭山。后來由于種種原因,在李集興建縣城的方案落選,消息傳開后,運來的木材被當地群眾紛紛拿回家蓋房打家具,而堆積如山的石頭仍然堆放在那里成了一處亂石崗。久而久之,人們把這個記載了一段歷史的所在地叫“石頭嘴”。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雨的侵蝕和風化,那些堆成山的石頭也逐漸消失散盡。我們到訪之時,未見一塊石頭,站在空曠的村頭,我們不禁一陣唏噓。

我曾在心里暗自分析,當初縣城未能建在石頭嘴,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應該是遠離縣域中心,不方便管理。而民間傳說縣城未能建在李集石頭嘴的原因與“稱土置城”相吻合。按原市政協主席朱木森著《應城文化史》中“稱土置城的舊聞故事”一節所述:“據說南北朝時期朝廷批準設置應城縣治時,蒲騷故城已小有規模。當地士紳主張就此地已有城郭興建應城縣城。可是,域內有識之士放眼環宇,力主另起爐灶,在蒲騷故城的南邊平地興業,建設一座靠近大江大水大平原的新城。有主事者出了一個近似游戲的主意,‘稱土’確定新城址,取同等方量的兩地土壤用桿秤稱量,取土重的地方為新城址”。李集應該是被此辦法淘汰落選。

從地理位置上講,這里是龍賽湖之濱,曾是煙波浩瀚、艨艟行經之處。李集渡口在歷史上就是一個商賈云集的繁榮古渡,水上官道。臨水建城恐怕是信奉“枕河而居”的先人們首選設計,選擇李集設置縣城就不足為奇了。漫步李集老街,斑駁的渡口痕跡依稀可見。

椐《應城縣志》記載:龍賽湖“民國時期有湖面8.2萬畝,魚草相依,碧波蕩漾,天水一色”。真是滄海桑田!今天站在張萬村張灣組月池旁,舉目望去,張萬大壩將昔日美麗的龍賽湖一分為二,上名賽湖,下名龍湖。賽湖蓄水,龍湖增墾種植面積1.23萬畝。下游六孔閘泵站、龍湖泵站的興建切斷了龍賽湖與漢江、長江的航運,石頭嘴一帶便成為了偏遠的湖區。

張灣組兩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告訴我們,代代相傳這里是一個風水寶地。我一邊傾聽著老人的敘述,一邊極力地搜尋那點點遺跡,我期盼著能再拾到一片磚瓦,或者是半截石頭,讓我隨著它們去追尋那歷史的真跡。

離開石頭嘴,已是傍晚時分,夕陽西下,繽紛的晚霞給大地鍍上了一層金色。據村干部講,張萬村是全市的深度貧困村,孝感應城兩級市委派駐了扶貧工作隊。去年市委書記程濤同志蹲點張萬村,村容村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相信不久的將來,昔日繁華熱鬧的石頭嘴一定會在兩級市委工作隊和鎮委鎮政府的領導下,借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東風,走出一條脫貧致富的道路,成為龍賽湖邊的富裕示范村。

?

??????????????????????????????????????????????????????????????????????????????????????????????????????????????????????????? 作于2019年春

中国竞彩网